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别再说你不懂效果器

温馨提示:这是一篇特殊的效果器科普,包含了28首歌曲案例和整整40个试听音频,只需要用耳朵就能感受每种效果器的独特声响。强烈建议收藏!

由于文章涉及到的音频太多,所以我把音频都做到视频里了,如果想要单独试听某个音频的同学,可以私信我。

调制类效果

调制类效果本质就是在你原本弹的声音里面加入另一个声音然后进行混合。

1、合唱类(Chorus):

合唱类效果的前身被称为人工音轨加倍,后来发展成把原信号复制一个,进入电路嚼一嚼再和原信号混合的形式,它试图模仿管弦乐队的声音,但不要想多,合唱只能让吉他的声音更加浑厚,更加有层次感。使用这种音色的音乐很多,其中非常典型的,是Nirvana乐队《Come as you are》主题的Riff,开篇就是合唱的独特味道。用加入合唱的清音吉他引出人声,嗯,这很涅槃!

仔细听你会发现,这个电吉他的共鸣特别强,有一种被低音提琴配合但又好像不是的错觉,没错,这种朦胧感就是合唱。

说到朦胧,就要提The Cranberries的《Dreams》中开头出现,然后在3:17秒再次出现的吉他分解和弦铺陈,是这首曲子中的点睛之笔,给人一种一种沐浴在秋日森林的阳光下的温暖,增添了一种梦幻的氛围。

Dreams.mp3

不过呢,听不出来也正常,因为这个嚼一嚼的过程很复杂,光是合唱效果就有很多公司做的不同类型,不过万变不离其宗,大部分合唱效果器有最核心的两个旋钮:

1)Rate:用来控制音色的摇摆的速度。2)Dep:用来控制音色摇摆的幅度

在视频中,大家可以听到低Rate、高Rate、低Depth、高Depth四种情况下的音色差别。

2、颤音(Tremolo)

颤音是最早的效果之一,早期被放在箱头里,实际上是一个周期性改变音量的效果。这种效果就特别明显,颤音嘛,就是抖。比如说Green day乐队的《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啊!那个前奏和间奏的颤音,震得脑袋嗡嗡的!好听到爆!

再比如范晓萱的《Darling》,颤音过载开篇,颤音过载结束。颤音很容易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听完这首歌,让你怎么也不会相信,这还是唱那个健康歌的小魔女。

范晓萱 Mavis Fan – Darling.mp3

而大多数的颤音效果器也同样有这两个典型的旋钮:

1)Rate:控制音色摇摆的速度2)Depth:控制音色摇摆的幅度

在视频中,大家可以听到低Rate、高Rate、低Depth、高Depth四种情况下的音色差别。

这时我们惊奇的发现,颤音效果这不就和合唱一样了吗?别着急,仔细听你会发现,合唱效果器颤抖的是声音频率和声音发出位置,颤音效果器颤抖的是声音的大小,合唱的颤远没有颤音的颤来的猛烈,究其根本,合唱效果,一部分是这么颤的:

颤音效果,是这么颤的:

他俩在原理上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么,调制类效果最容易混的两个解决了,接下来就是最有特点的——

3、镶边(Flanger)

镶边又称“飘忽”效果,听着可能不像,但他才是合唱的亲兄弟,如果说合唱是音箱里装了大提琴,那镶边,就是把喷气式飞机塞到了音箱里。没错,就是那个“油儿欧又儿欧”的效果。

大多数的Flanger效果器里面也有这两个旋钮,

1)Rate:控制飞机引擎轰鸣的速度2)Depth:控制飞机引擎轰鸣的幅度3)不仅如此,还存在一个Res旋钮,它决定了引擎的声音尖锐程度

有啥差别?看上文的视频吧!

这类极具金属味道的东西被大量应用在了硬摇滚和金属乐中,比如Van Halen的《Dirty water dog》31秒开始的吉他前奏,就是典型的清音镶边效果。

再比如同是Van Halen的《Ain’t Talkin’Bout Love》,可能前半部分包括间奏solo都没有特别明显的镶边,但是听到2:05秒的时候,就能感受到镶边的存在了。(由于版权问题,请大家自行搜索试听)

如果说听起来还是不那么明显,没事,音乐诗人李健也凑过镶边效果的热闹,比如他在07年专辑里的《超越》,这首曲子你听到的第一个音,就是镶边,还有1:18秒开始的B段,也有非常明显的镶边。

嘿!旋律上挂载了两个喷气引擎,听起来还是蛮有味道的,但特别容易和下面这个效果混淆。

4、相移(Phase)

这也是最早被使用的效果之一,是用来模拟旋转音箱的声音,而实际上的听感像是一个更暖的镶边效果,这是为什么呢?

要知道,实际上的吉他声音不是一个正弦波,是由很多不同频率叫做谐波的东西组成的。镶边效果改变了所有频率的波的相位,而相移效果只改变了其中的一个,保留了更多原始音色,就好像波音747的引擎上装了消音器,变得更温和,侵略性也不强。

比如Pink-floyd的《Time》间奏的吉他solo,加了失真,几乎听不出来有什么引擎挂在旋律上面,但在4:50左右的副歌引子里,还是听出了相移音色独特的“波音747味道”。

Time.mp3

再比如Van Halen的《Eruption》,这首曲子是很多即兴乐段的原型,是很多吉他手的入坑神作,他的演奏者,更是电吉他点弦的祖宗级人物。而这首曲子全篇都加了相移效果,别说听不出来,否则最后几秒的声音波动会让你被狠狠打脸。

和镶边一样,它也有三个必需旋钮:

1)Rate:扫描速度2)Depth:扫描幅度3)Res:扫描尖锐程度

至此,基本所有的调制效果都介绍完了,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同样是改变相位,为什么相移效果只改变一个波呢?那是因为滤波器的存在,它可以控制电路只让一个频率范围的波通过。发现这个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于是,便有了笔者认为所有效果器里最骚气的——哇音。

滤波类效果器

哇音效果作为滤波类效果的代表,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可以分辨不出合唱和混响,但是,如果你听不出哇音效果,那你的耳朵可以先扔掉了。

哇音效果是因为在吉他的原始信号中不同频率的波被依次单独放大的结果,想做出哇音效果,几乎必须有哇音踏板,这样才能通过改变踏板下压的量来依次选择不同频率的波。有点像汽车踩油门,不过哇音踏板要来回踩,才能发出哇哦哇哦哇哦的声音。

一般乐手们使用的的踏板会提供MODE的选项。选择不同的模式,会改变滤波器的类型,也就是被放大的波频率的范围和放大的方式,这时就会出现很多不同的哇音效果, 比如:

普通哇音——正常的哇哇叫一种中规中矩的哇音效果,很典型的例子就是Jimi Hendrix的《Vodoo child》里的失真吉他,开头30秒的前奏哇音最为明显。

哇米(Whammy)——生气的哇哇叫调节了滤波器过频率的频率范围,依次放大了高频部分,就造成了一种尖锐的哇音,比如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的《Killing in the name》3:50开始的间奏,哇米效果让曲子平添了一股特别的味道。

说话盒子(Talk Wah)——哇哇成精了使用特殊的滤波器,信号就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不只是现今鬼畜的王牌效果,因为是模拟人声,所以很多人没发现它在音乐中的应用,比如Bon Jovi的《It‘s my life》,肯定很多人听过,以前的笔者也没注意到里面的哇哦哇哦,还有2:10秒之后的间奏是人声效果器。

而除了哇音周边,慢发音效果器在滤波类效果中也相对比较常见,它是用来模仿管弦乐的渐进式效果,比如John Mayer 的《I don’t need no doctor》里1:50-2:00的间奏,就给人一种声音渐强的感觉。

另外,均衡器,降噪单块,都属于滤波效果,但是这两个效果通常不那么独特,所以显得不那么重要。尤其是均衡器,它的性价比让它往往成为一些吉他手效果器链中的最后一块资金投入。

空间类效果器

有的时候,空间类效果也被归到滤波类效果器中。但是,现在的大部分空间类效果,完全采用数字采样重现的方式进行效果渲染,已经不是原来的进行延时重现的模拟效果了,所以,单独分出一类。

也有人会把空间类效果器称为“复制”类,顾名思义,复制类,就是在做复制粘贴的工作,把原始信号进行录制然后复制成好多个在原始信号之后播放出来,其实中一种是模拟你站在山尖尖上喊话回声从四面八方拔山倒树而来的效果,那么这就是——

1、延时(delay)

延时效果器中装的是山河大海湖泊山川,用大自然的方式回复你的琴声。像这种模拟自然界类型的效果,几乎存在于各种类型的音乐中,比如Michael Jackson的《Human nature》里伴随人声的闷音,就是延时的应用,再比如Pink Floyd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part.1》,嘣嘣嘣的清音吉他声、音乐中不断响起的装饰音,全都有明显的回声。

这类效果器的应用还有The Police的《Every Breath You Take》主歌部分的闷音分解和弦、U2的《 With or without you》1:50响起的过载吉他……

With Or Without You.mp3

而关系到延时声音效果的,无疑是这三个按钮:1)Elevel:复制声音的音量2)Feedback:复制声音的个数3)Dtime:复制声音出现的时间

2、混响 (Reverb)

如果说延时效果装进了河流山川,那混响效果里就包含了世间万物,它是模仿自然界封闭空间回波和原声音混合起来但又没有回声的效果。你可以去极地的冰洞,可以去欧洲的大教堂,如果你想要在北京有一套房,混响效果器也能帮你实现。

这个声音着实万金油,原本是通过箱头里的弹簧实现的,可以让琴弹的很烂的你听起来似乎很牛。

比如使用了音箱自带弹簧管混响的John Mayer的《Slow dancing in a burning room》,开头三秒左右的声音,就是箱头弹簧混响的独特音色,虽然听起来似乎不那么完美,有点像气泡音,但是也有他独特的味道。

John Mayer – Slow Dancing In a Burning Room.mp3

另外混响也是力量金属乐必带音色,比如Avantasia的金属歌剧《Farewell》,录音室专辑的混响效果,就表现出乐队现场没法复刻的欧洲神话的庄严肃穆的气氛,尤其是2:36响起的Sharon den Adel的女声,足以让人颅内高潮。

再比如同乐队另一首曲子《The Scarecrow》,前奏打击乐的混响,每一击都能深入骨髓。

这类效果器一般有这么几个按钮:1)Elevel:反馈大小,同样大小的房间,混凝土房间就一定比木制房间反馈大2)Tone:反馈的音调,实际通过调整琴桥琴颈拾音器也能做到3)Time:反馈时间——房间大小

其实啊,混响效果器还有个特别神奇的妙用,十分适合我这种学艺不精的乐手。如果遇到没练好的曲子,现场扫拨的时候,稍稍加点混响,就能让你本来节奏不稳的三和弦变得稍有律动,因为台下的观众只关注你的主唱帅不帅,鼓手骚不骚……你弹什么样根本没人在乎,但这种法子只适用于屌丝乐手的救场,切记。

失真类效果器

接下来就是吉他手最关注的一类效果器——失真效果。

这种本来应该完整的正弦波因为放大倍数过大好像被切掉了头和脚发出的声音,就是失真。失真,本来是个错误。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有应用失真的例子了,原因就是因为吉他手把箱头的增益推的过大,喇叭发出了一种火辣的音色,而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个音色还很好听,就是这首曲子《Bob Wills Boogie》

后来,人人都开始模仿这种不那么完美的声音,甚至有人开始刻意损坏他们的音箱,更有胆大的如The kinks,他们在录制《You Realy Got Me》的时候,撕掉了喇叭的纸盆。这时,法兹便诞生了。

1、法兹

没错!法兹听起来就是喇叭破了的声音,噗噗噗的,你甚至可以从早年在北方走街串巷收旧电视大叔的扩音器里找到法兹的影子。那么作为法兹效果的代言人Jimi Hendrix,他的音乐中就广泛使用了这种效果器,比如《foxey lady》和《Purple Haze》里的吉他。再比如Eagle的《One of these nights》2:20的间奏,都是很典型的法兹效果。

要是还觉得和失真没什么差别的话,那Cream的《Sunshine of your love》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法兹的——破。

Cream – Sunshine Of Your Love .mp3

那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Fuzz效果在电路上的进步,促生了过载效果。

2、过载

过载的声音更紧凑,更柔和。如果说Fuzz效果发出的是噌,哗啦的石子 ,那么过载发出的声音就是嘣滋滋的沙土。仔细听就会发现,过载效果的那种喇叭坏掉的机械声更少了。比如Pink Floyd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part.2》的尾奏,暖洋洋的,比Fuzz听起来舒服很多。

又比如吉他英雄Joe Satriani为9·11事件创作的《Ten words》电吉他独奏曲,吉他的合唱配上过载的温暖,是真正深入灵魂的音乐!

似乎过载很受一些琴技专精,喜欢玩弄双摇琴的大师喜爱,比如Steve Vai的名曲《For the love of the god》里的吉他也很典型。

大部分过载效果器有这样两个主要旋钮,其它失真类效果器也大同小异:

1)Level:过载的幅度2)Drive:过载量占音符量的多少

时间继续向后推移,到了八十年代,重金属音乐出现,人们对于失真度和音色的紧密程度有了更高的要求,这个时候,电子行业飞速发展,以运算放大器作为声音处理管的效果器开始出现,有了最完美的削波效果器,他们的声音就是——失真。

3、失真

这个失真,是失真类效果器的一种,有点像像吉林省吉林市这种关系。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侵略性更强,泛音更丰富,总结起来就是一个不散的法兹,一个不暖的过载,比如说Van Halen的《Panama》,一开篇便有失真暴击,强力和弦的失真音色非常有力量。(版权问题这里没法放)

总结起来,这三种失真效果我们如果在信号领域进行区分的话,就比较明显,这个是原始信号:

这个是过载信号:一个削波之后的柔和信号

这个是失真信号:通过更精密的放大器,一刀切的削波,波形更尖锐,泛音也更多。

至于法兹,就是方波了:

失真度:过载<失真<法兹。

但在现代音乐中,除了法兹的标志性破喇叭声,我们很难分辨过载和失真,这是效果商业化的结果,一个单块效果器的信号处理方式在长时间的演变中为了迎合使用者变得万金油起来,这不是坏事,但也造成了听感上的相似性。

现在,人们经常把失真效果器和过载效果器串接起来获得更脏的音色。几乎不可能有一首歌中的效果是单一的某种失真,甚至不一定用了Fuzz Face调出来的就一定是法兹味道,还有箱头和琴的影响。

所以现在的很多音乐,你只能说它偏向失真,还是偏向过载。

比如憎恶乐队的《I can’t beleive》等等很多的旋律死亡金属里的主奏吉他,笔者认为失真味道比较足。

而同乐队的《Bullet in your head》人声之前的主奏吉他的solo,听感就更偏向过载。

总而言之,根本没必要把这几个效果分的太清楚,一个吉他手要做的,只要能把自己想要的失真调出来,同时,在云玩家牛逼吹得天花烂醉之时,报以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其他效果器

还有一种重要的效果,就是压缩,这是一个在所有音乐后期处理中都要用到的效果,要认真掰扯起来,压缩的作用就太多了,它主要是动态改变乐音的大小,可以小幅度的让失真音色更紧凑,而在吉他效果中最重要的其实是两个作用,一个是音头的控制,一个是延音的控制。

音头的控制,是我们在funk扫弦里听到的拨片声,funk里的吉他的压缩太重要了!如果没有那种骚气的好像炒豆一样的颗粒感作为节奏支撑,你的funk扫弦可能会被人问什么时候唱。不同压缩效果器的可调节选项都不同,有的可能会被预置,但应该会有两个选项。

1)Atack:控制音头

听着可能不太明显,音头是拨弦时拨片和弦发出的噗噗声,如果这个旋钮用错,会导致你弹某些失真乐曲好像用脚趾甲在锯琴弦。

2)Sustain:控制延音

能明显听出有压缩效果的曲子,比如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1:46和3:06响起的吉他riff,每一个音都有明显的音头,我们无法想象,如果没有这样颗粒感十足的音符,一首活力十足的曲子会变成什么样子。

Michael Jackson – Thriller.mp3

后记

其实,效果器还有很多很多种,boss公司总共有发行过一百多种单块,但是大多数都有以上介绍的效果器的影子,就好像女孩儿的化妆品有几十上百种,但是最基本的只有那么几种。

均衡器是化妆前的保湿乳,压缩是粉底液,合唱是高光,混响是腮红,过载是润唇膏,失真是唇彩,降噪是唇釉,如果有法兹,那就是唇线笔,至于哇音和镶边一类的效果器,就是假睫毛和双眼皮贴……所以,下次有女孩子问你口红色号,请反问她,“你知道BOSS DS-1、DS-1x、SD-1、DS-2、MT-2、ML-2的区别吗?”

回到效果器本身,其实调效果就像是化妆,我们最开始可能是开着压缩ATTACK弹抒情摇滚的憨憨,可能是插着Fuzz扫和弦的勇士。但是多学多看,只顾着练琴的你可能有一天会豁然开朗,原来,我的推弦也可以这么婉转,我也可以弹出这样如泣如诉的旋律……

但研究效果同时也别忘了,效果器终究比不上亚洲四大邪术之一的化妆,一个失真效果,甚至会最大程度地放大演奏中的瑕疵,一不留神,你以为的绝世演奏,就是别人眼中的砸锅摔碗。所以,调效果和练技术,一定是在电吉他学习中同等重要的功课,不然怎么成为Steve Vai那样的超绝吉他手呢?

小烨老师科普:超常用的这三种音色你知道它们之间的关系吗?

再次感谢小烨老师为本文提供效果器歌单!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